高屋建瓴

中途解除合同 工程款如何結算

時間:2017-08-07 點擊:

 

基本案情:

201436日,某置業公司甲方和某建筑公司乙方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工程天數660天,合同價款11000萬元,采用固定總價合同,工程款按進度完成情況支付等。合同后面附了一份讓利表,即下浮13.75%。乙方進場施工后,甲方到第二個付款節點(已完成大部分土建工程)遲遲未支付工程款,經乙方多次發函催告,均未付欠款,因此雙方約定解除合同,乙方撤場。之后,甲方將剩余工程發包給丙公司。但是就剩余款項甲方仍未支付,2016年年初乙方向當地法院起訴,請求判令甲方向乙方支付剩余工程款及違約金等,同時請求法院委托司法鑒定機構進行鑒定。

裁判觀點:

關于未完工工程總價。法院依據鑒定機構的鑒定意見為準,確定總造價為41495301.25元,不包括讓利部分6615192.95元。關于工程總造價是否應當讓利。法院認為應當按照讓利表來確定讓利數額,但是從工程中存在的不平衡的利潤結構來看,前期投入較大且利潤較少,按照約定的讓利下浮,會對承包人不公平,因此在讓利的比例上由13.75%調整為9%,即工程總價為43780548.86元。關于已付工程款,以雙方核對的賬目為準,為35538156元。

 

律師觀點:

一、關于案涉工程為何停工、施工合同為何解除,即“哪一方的根本性違約行為導致合同無法繼續履行”。案涉工程合同履行過程中,是因甲方拖欠工程進度款1300多萬、存在根本性違約行為,導致合同目的最終無法實現,乙方為了避免損失進一步擴大,與甲方簽訂了解除協議。因此,由于甲方拖欠工程進度款、根本性違約,最終導致合同的解除。

二、關于案涉合同工程價款是否應當下浮。

施工合同因被告欠付工程款的根本性違約行為導致中途解除,應當以政府指導價即定額作為計價方式,按實結算“不下浮”。施工合同后的“讓利報價表”,不適用于合同中途解除。

首先就“讓利報價表”而言,甲方和司法鑒定機構都認為,“讓利報價表”中載明了根據定額計算工程預算總價1.275億元、工程總報價為固定總價1.1億、下浮率13.75%,故鑒定出來的已完工程量預算價格也應乘以下浮率13.75%,才是已完工程造價。

但,乙方實現合同目的、獲取商業利益的前提是完成全部工程,也就是說,即使要適用該“讓利表”、適用該一次性包死的固定總價的前提,必須是合同約定的整個工程均已完工,這是因為:就整體建筑工程而言,利潤的分布是不平衡的,即主體、基礎部分利潤相對很少或者甚至虧損,這是由于鋼筋、水泥、砼等主要建筑材料價格相對較高而且大多包死,施工風險和難度較高,承包人需配以技術、安全措施費用才能保質保量完成所致,整個工程的大部分利潤是在安裝、裝飾工程中實現,因為此時結構工程已完成,風險和成本相對較低。本案所涉工程中,乙方將土建和安裝工程整體承攬,固定總價是針對整個工程的,如果乙方單獨承攬土建工程,報價肯定遠遠高于此固定總價中所包含的土建報價。

第三,合同中途解除是因為甲方的根本性違約,而乙方已完工程量中90%是土建工程,基本是無利潤的,在無利潤的前提下還要乘以整體工程以盈補虧確定的13.75%下浮率來進行結算,不僅是讓甲方幾乎0成本完成了這些土建項目工程、更甚至因違約而獲利頗豐,這種做法一旦得到司法確認,將會引起不良的社會效仿效應,發包方都可以采取在固定總價且施工方完成大部分主體、基礎工程情形下,故意違約、故意欠付工程款、故意解除合同,來達到獲利的目的,那將與司法價值取向背道而馳。 

綜上,因甲方欠付工程款的根本性違約行為,導致施工合同中途解除,乙方無法完成對案涉工程報價時預期的整個工程施工內容;同時,司法鑒定機構出具的工程造價鑒定意見書直接將工程總造價下浮屬于以鑒代審,故應當依法按照政府指導價即定額來結算工程價款。

雖然此案法院判決部分采納我方關于不平衡報價的觀點,法官運用其自由裁量權下調了讓利幅度,但是并未確認甲方的根本性違約,因此我方目前正在上訴中做進一步的努力。
                                                                                                                  吳貞艷

 

案例文章

主任風采
  • 闕強 律師
  • 江蘇神闕律師事務所主任
  • 手機:13951578877
  •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在線咨詢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