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屋建瓴

該筆混凝土欠款債務應當有誰來承擔

時間:2019-11-07 點擊:

【案件基本情況】
       鄧某假借江蘇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之名與某混凝土公司簽訂《預拌混凝土訂貨合同》一份,合同約定向混凝土公司定購各種標號的商品混凝土(具體數量按實結算),用于其所承建的某房產項目27#、28#、32#、33#、38#等五幢樓的土建工程項目。該合同同時約定了標的物單價、付款方式、發生訴訟的管轄法院及如訂購方逾期付款而引發訴訟原告為實現債權所支付的律師代理費的承擔方式等內容?!额A拌混凝土訂貨合同》簽訂后,混凝土公司按約履行了供貨義務,但訂購方卻未付相應的貨款,共欠混凝土貨款60多萬元。為催討上述欠款,混凝土公司曾起訴江蘇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但該案在審理過程中江蘇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向法庭提供證據證明,簽約時所用公章均系鄧某偽造。后審理法院以該案涉嫌犯罪駁回了混凝土公司的起訴并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偵查。經公安機關偵查查明,某房產項目27#、28#、32#、33#、38#等五幢樓的土建工程項目由浙江某建筑公司承包,該建筑公司承包后又整體轉包給鄧某。根據以上事實,混凝土公司起訴鄧某償還合同欠款款,并以浙江某建筑公司違法將自己承包的工程項目轉包給不具有施工資質的個人為由,起訴該公司要求對違法轉包工程所欠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審理過程】
       對于本案應如何處理,存在以下三種不同意見:被告浙江某建筑公司代理人的意見認為,浙江某建筑公司對鄧某假借江蘇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名義簽訂預拌混凝土供需合同的行為不知情,事先既未授權,事后也未追認,故浙江某建筑公司不是該供需合同的當事人。根據合同相對性原理,應由鄧某自行承擔支付欠款的民事責任。合議庭某位審判員的意見認為,該建設工程施工合同是由浙江某建筑公司承包的,浙江某建筑公司將該工程全部轉包給鄧某后,鄧某假借江蘇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名義與原告混凝土公司簽訂預拌混凝土供需合同構成表見代理。因此,應由浙江某建筑公司承擔還款責任。原告代理人(筆者)意見認為,浙江某建筑公司將工程轉包給不具備相應資質的鄧某,違反有關法律的強制性規定,而鄧某購買的混凝土已經實際用于施工,已經物化為浙江某建筑公司承包的建筑工程的一部分了,浙江某建筑公司是該工程項目的實際受益人,其最終將從建設單位結算到相應的工程款,是該工程項目最直接的實際受益人,根據權利義務相對等的原則其當然應當對該工程所欠的債務在工程款范圍內承擔連帶償付責任。浙江某建筑公司承擔的連帶責任是合同相對性原則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領域的一種突破情況。法院判決最終支持了原告代理人(筆者)的意見,判決鄧某償還債務,浙江某建筑公司對該債務承擔連帶償付責任。

【評析】
       本案是一起因建設工程轉包而引起的實際施工人與第三人交易中債務承擔的糾紛。解決該糾紛的關鍵在于正確認定該預拌混凝土供需合同的當事人及其責任承擔方式。
       本案中,被告鄧某假借江蘇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之名的名義與原告混凝土公司簽訂供貨合同,其在該糾紛中的被告身份以及他所要承擔的直接償付欠款的責任是毋庸置疑的。那么,本案的爭議焦點就落到,浙江某建筑公司在本案中是否要承擔責任以及應當承擔什么樣的責任?從表面上看,浙江某建筑公司對鄧某假借江蘇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名義簽訂預拌混凝土供需合同的行為不知情,事先既未授權,事后也未追認,在該合同糾紛中其不是該合同的相對方。那么如果教條的依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則浙江公司就不用承擔責任。但是筆者,為何堅持認為浙江公司應當承擔連帶責任且法院最終判決也支持了該意見,其中的法理及法律依據何在呢?本案中浙江某建筑公司承擔責任的法理根據是,合同相對性原則在建設工程合同糾紛中的例外理論,其法律依據是《建筑法》、《合同法》及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中關于禁止工程違法轉包以及如果非法轉包相關責任承擔的規定。
       合同相對性原則作為合同法中一項重要原則,在整個合同法理論乃至私法理論中占據著十分重要的地位。 但隨著經濟關系的復雜化、商品交易的頻繁化,以及維護社會實質公平、保護弱者地位觀念在司法領域的進一步強化,合同相對性原則已不能平衡各方的利益,在交易領域不同程度的出現了例外。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作為一種特殊的合同,在以合同相對性原則為適用基礎的前提下,為了保護實際施工人、建材供應商等第三人的利益,也出現了合同相對性原則適用的例外情形。所謂合同相對性,就是指合同只對締約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對合同關系以外的第三人不產生法律約束力。該原則包含兩層含義:其一是,除合同當事人以外的任何其他人不得請求享有合同上的權利;其二是,除合同當事人外,任何人不必承擔合同上的責任。 合同相對性原則反映了意思自治、合同自由的司法原則,是自由資本主義時期當事人自由意志在合同效力方面的體現。但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發展,合同相對性原則已不能涵蓋合同法的全部,也越來越不能滿足人們追求社會實質正義、保護弱者利益的需求。因此合同相對性原則的例外情形出現在各國立法及司法實踐中,成為合同相對性原則的有利補充。合同相對性原則的例外,是指除合同當事人以外的第三人依法律規定或合同約定,享有合同產生的請求權,或承擔合同產生的責任,即合同效力及于第三人??梢姾贤鄬π栽瓌t的例外具有以下特點:首先,合同相對性原則的例外情形適用的主體一方為合同當事人,另一方為合同當事人以外的第三人,且此第三人在訂立合同時可能是不確定的;其次,第三人享有請求權或承擔責任的基礎是合同,即第三人依據合同享有權利、承擔責任。若第三人僅有接受履行的權利而無請求履行的權利,或僅有履行義務而不承擔責任,則不屬于合同相對性原則的例外。
       目前我國對于合同相對性原則的例外情形的規定屢見于多部法律中,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的法理規定也不少,具體到本案的法律適用是:《建筑法》第28條和第29條第3款關于“禁止總承包單位將工程分包給不具備相應資質條件的單位”以及《合同法》第272條第2款、第3款關于“承包人不得將其承包的全部建設工程轉包給第三人或者將其承包的全部建設工程肢解后以分包的名義分別轉包給不具備相應資質條件的單位”的強制性規定,因此,應認定浙江建筑公司與鄧某之間的轉包合同無效。根據《合同法》第57條的規定,無效的合同自始沒有法律約束力。既然該轉包合同無效,浙江建筑公司作為某房產項目27#、28#、32#、33#、38#等五幢樓的土建工程項目的合法承包人,是對外承擔民事責任的獨立主體,其應當對因該工程項目對外所負債務承擔連帶償付責任。

案例文章

主任風采
  • 闕強 律師
  • 江蘇神闕律師事務所主任
  • 手機:13951578877
  •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在線咨詢
能赚钱的网络游戏